摆地摊微信号

摆摊是门技术活 1.2

追梦的人  2015-11-18 15:46
摆摊是门技术活 1.2摆摊是门技术活 1.2爱摆中国地摊货批发网中国最专业的摆地摊货源供应商《摆摊是门技术活》
第一章  大城市历险记
第二节我也成了流浪汉

坐在在车站外面的台阶上,我心里不忿:还不信了,凭什么他们骗人还要打人?
“110吗?我在汽车站这里找工作被骗了,你们能不能管一下?”我找了个公用电话报警。
“找工作被骗的事情,你应该找工商局,我们这里不受理的。”说完那边就把电话挂了。
我不服气,又拨通了电话:“你好,我刚才找工作被中介骗了,我去找他们退钱,他们把我打了,我报警。”
“打你的几个人,在什么地方?”这次那边没有挂电话,详细地问了我的位置,最后让我就在那里等着。
“这次[巴埃納]肯定会收拾这些骗子。”我心里有点高兴。
一会,来了个110警车,我赶紧跑过去,“刚才报警的是我。”
“哦,打你的人在哪?”
“在那个楼上。”我用手一指。
“哦,那里不是我们的辖区,你去A派出所报案吧!”
说完,他们的车又开走了。
我愣了,不是有困难找[巴埃納]吗?为什么[巴埃納]不管我呢?
怎么办怎么办,我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,这里连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,我该去哪里?
要不我再去求求他们——这帮死骗子,说不定他们会给我回家的路费。
于是我又回到了收我押金的那个办公室。
办公室里还是那个男的。
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“大哥,我错了,押金我不要了,你能不能给我20块钱,我坐车回家。我现在回不了家,有20块钱就够了。”我哀求着。
“你没钱要车费就说你要车费,还说我们骗你钱了,下次这样你就小心着。”
“恩,知道了大哥,我再也不敢说你们骗我钱了。”
“就是,这就对了嘛,给,把这钱拿上回家去。”
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要回来20块,我拿着钱离开了那里。下楼的时候,我看到了第一次带我上楼的大哥,他看了我一眼,表情很复杂,我也没说什么就下楼了。
我很矛盾,难道真的买张车票回家吗?难道真要回家?不,我不能便宜了这些骗子,于是,我又走到了公话边上打通了110。
还是之前的报警方式,最后110知道他们的人去过了,但没处理,就告诉我去找工商局。于是他们又挂了电话。
我不甘心,又打通了110,诉说同样的事情,他们又挂了电话。
再打,不通了,我换电话打,接通,一听是我,他们又挂了电话。
我不知道我打了多少次,最后,再打110都打不通了。
市长热线,我突然想起来了,不是说最近开通了市长热线吗,我打一个试试。
那边接线员听完我说完,问我“那你有什么要求,是不是想找一个工作?” “不是,我的钱被骗了,可是110不接我电话,能不能给他们说说,让他们处理一下中介骗人的事情呀。”
“那你在那里等着,不要走开,我们协调一下。”
好的,我就坐在这个201电话旁边等。
没一会,电话响了,果然是110打过来,的“你是不是给市长热线打电话了?”“恩,就是我打的。”“你这个小孩怎么这样,不是给你说了吗,这种事情归工商局管,你怎么乱打电话呀。那你在那里等着,我们的人马上就来了。别乱跑。”

等了一会,果然来了辆警车,停在我边上,问了一下,就把我带到了一个派出所。然后,就没人管我了。
我坐在那里,看着天都快黑了,特别着急。今天要是不处理,我晚上又没地方去了。
过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人过问。我呆不住了,偷偷跑到了派出所外面,进来的时候我就看到那里有个公用电话。
我打通了110:“你们的人怎么回事呀,把我拉到派出所就不管了,你们要是不管的话,我就再打12345呢。”110的人赶紧说:“你再别乱打电话,我们这会儿再协调一下。你还去那个派出所吧。”
于是我又回去了。
值班民警看到我说,“是不是又去打电话了,不是让你等一会吗?”
“天都快黑了,我等到晚上就没地方去了。”
“我带你去吧,你等一会,我安排一下。”
一会,值班室里来了一个女民警,男民警就叫我:“走吧。”

我和他到了长途车站旁边的那栋楼。在楼门口,我看见了一个人,长得很像打过我的。于是我拉了下[巴埃納]的衣服,“好像就是那个人打的我。”他确认了目标,
走过去,从肩膀上一搂就把那个人控制住了。那个姿势太帅了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[巴埃納]抓人的动作。
我走过去才发现认错了,只好又告诉他:“好像不是这个人。”“你仔细看下是不是?”“不是的,不是这个人。”
于是[巴埃納]松手了,“不好意思,认错人了。”我们继续往前走,留着那个人在后面一脸惊诧。
上了楼,我们发现办公室已经锁上了。

他们不在,[巴埃納]给我说:“人现在不在,这里也不是我们的辖区,我还是带你去A派出所吧,这里是他们的辖区。”
于是他把我带到了A派出所,说了情况就先走了。
A派出所的民警对我说:“你先回去,明天早上过来,这会快下班了你明天早上到我们上班再过来。”
我还能说什么呢?我已经够麻烦人家了。于是离开了派出所,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,下午要到的20块钱,买电话卡已经花了10块。剩下的10块钱,我可以吃晚饭,但晚上住在哪里呢?不能再去车站了,昨晚就有人过来盘问,还管我要车票,今天再去,肯定被保安赶出来。
那还能去哪里?几块钱也不能住旅社,要不就这么走着吧,走到哪算哪儿,最起码走着不会这么瞌睡了,明天再说吧。

我不知道我走了多少路,比起老家来,兰州的灯很亮,不用怕黑,偶尔还有行人、车辆经过,还可以看到以前没有见过的高楼大山,路边还有亮亮的霓虹灯广告,这些东西在老家是看不到的。
走着走着,脚开始痛起来,可能走的路多了。我看到前面公交车站上有椅子,于是走过去坐下。不行,太累了,坐着已经不能解乏,干脆躺下来,虽然躺在上面腿伸不直,还是露天车站,但不用直接睡在地上了。我还为这个意外发现的容身之所感到高兴。

就这样,我在半睡半醒之间在公交车站的长椅上艰难地熬过了一夜。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会一直在睡公交车站,车站候车室,天桥底下和自助银行里。
多年以后,一个冬夜,我和媳妇路过银行柜员机,看在两个人躲在里面,瑟缩着,警惕地看着我们。我扔给他们两包烟。天大地大,却无处可去的感觉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。
天终于亮了,马路上的人和车渐渐多了以来,公交车站也有人在等车,我躺在长椅上,迷迷瞪瞪地看着路人。
“妈妈,那个人是干什么的呀?”一个七八岁的小孩问他妈妈。
“那是一个流浪汉,你离他远点,你要好好读书,不然你就跟他一样……”一个少妇趁机用我来教育自己的孩子发愤图强,努力向上。

流浪汉?!我心里一紧,猛地被刺了一下。我坐起来大叫了一声。等车的人诧异地看着我,“这个人有神经病。”我猜他们会这么想,我提起我的行李,逃命一样跑了。我知道身后一串目光肯定很犀利,但没敢回头去看。
一直跑到气喘吁吁跑不动的时候,我停了下来,看着旁边那辆车的后视镜里的自己,脏兮兮的脸,乱糟糟的头发,还有一脸茫然的表情,怪不得人家把我当成流浪汉!我久久地盯着倒车镜里的自己,直到这辆车开走。
我要去A派出所,让他们把事情处理了。我冷静了下来。

可是,刚才跑的时候慌不择路,我忘记是怎么到这里的。现在该怎么回去,我也不知道了。
我向N个人打听去车站的路,很多人对我避之不及,终于有人告诉我要坐哪一路公交。车上的人用嫌恶的目光看着我,生怕我会碰到他们。我心里难受极了,在后来找工作的时候,我再也没有坐过公交车。
在A派出所,我见到了昨天的民警,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事情。他随即带我去到那个黑中介的办公室。
可能这些骗子们以为我今天不会来了,所以办公室有人,更巧的是,张姐和那个男的都在。
进了办公室,[巴埃納]问我:“是谁收了你的钱?”“那个女的。”
“赶紧给人家退了,你们怎么又搞这个?是不是想吃牢饭了?”
“马警官,没有的事呀,我们是给他介绍工作的……”那个男的一边解释,一边递给[巴埃納]一根烟。
“不抽,赶紧把钱退了,下次再给我找这样的麻烦,就小心着。”
“好好好,我们给他退,小张,把你收的钱退了。”
我从那个女的手里接过了两百五十块钱,
“你给我给四块,我当时收了两百四十六块钱。”她管我要找零。她骗了我,居然还好意思要我找零。
“我没钱了,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。”
“给什么给,你们昨天是不是把人家还打了一顿?”马警官说。我听了这话很解气。
那个男的再没有昨天的嚣张,一边分辨,一边给我说好话,最后答应不收我的钱,还要给我介绍工作。
马警官问我行不。我看钱已经退了,他们也没提昨天给我20块钱的事,于是说可以,那个警官也就走了。
我拿到了钱,终不敢让他们给我介绍工作,逃一样离开了。

一朝被蛇啊,中介我再不敢碰了。接下来的日子,我白天四处找工,晚上睡车站、天桥,根本没地方洗衣服,脏得像一个丐帮弟子,唯一的清洁,就是跑到公厕里,用凉水洗一把脸。即使有老板需要招人,看到我这个形象也不敢要。半个多月时间,我一直在大城市里流浪着,200多块钱很快就花完了。睡觉可以在露天,喝水可以喝自来水,但是吃饭呢?我总不能像真正的流浪汉一样,去要饭,去垃圾桶捡垃圾吃?我承认,我年龄尚小,脸皮尚薄,根本没有向人伸手,或者翻垃圾桶的心理素质。
但我一直犹豫着不愿意回家,我不愿意我的淘金梦就此破灭,我一直在坚持找工作,后来,当我兜里只剩一块钱的时候,我知道回不了家了。因为,我已经没钱回家了。



原文转载于: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564751243/blog/1444968980




今年摆地摊最新好卖地摊货请加QQ350778665

手机扫一扫,阅读更方便^_^

0 个回复

倒序浏览

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or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本站所搜集的地摊网,地摊货批发网产品信息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添加。Copyright ? 201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爱摆中国地摊网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